优匙动态

当前位置:优匙首页 > 优匙动态 > 优匙干货

即使是UBER,也无法跨越“中国式”鸿沟

来源:优匙云海淘 2016-08-03 23:44:09

 ——优匙说——

      8月1日,滴滴出行宣布与Uber全球达成战略协议,滴滴出行将收购优步中国的品牌、业务、数据等全部中国大陆运营资产。收购完成后,滴滴出行和Uber全球相互持股,成为对方的少数股权股东。
为了打破海外科技巨头纷纷在华挫败的局面,Uber全球进入中国时采取了一系列“符合中国国情的举措”,不但接受百度等本土巨头投资,设立优步中国全资子公司,且开始重视经营政府关系。但最终,它仍然难以适应具有本地特色的消费者偏好与错综复杂的资本关系。(优步中国曾声称其微信账户多次被关闭,阻碍了其向普通消费者推广服务的尝试。运营微信的腾讯公司对此不予置评,但其确是滴滴的投资者之一。)

跨境电子商务平台优匙君认为,单看并购结局本身,并不能称Uber全球为输家。一方面,合并能够理性调控价格补贴,实现可持续性盈利;另一方面,也便于其将更多精力放至印度、印度尼西亚等新市场的开拓。但对于其他计划或梦想进军中国市场的海外科技公司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值得复制的普适性案例。随着中国科技产业日益壮大,它们面临的道路愈加艰阻。 
在Uber创始人兼CEO Travis Kalanick看来,冒巨额投资风险拿下中国市场是值得的。他经常用这样一个简单问句为这种想法辩护:如果你有一个机会同时成为亚马逊和阿里巴巴,为何不试一试?
Kalanick的言外之意十分明显:过去几十年来,亚马逊、Facebook、谷歌和其他美国科技巨头都在书写相似的征服世界的脚本。这些企业就像驶离北美西海岸的帝国舰队,在其他大洲抢滩坐大。但当进入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市场时,舰队却搁浅了。它们被多变而不透明的监管政策以及难以理解的生意方式所困扰,败给了一众本地科技巨头——百度代替了谷歌、微信代替了Facebook,亚马逊则被阿里巴巴取代。
这就出现了一大鸿沟:一个是中国互联网,一个是世界其他地区的互联网。早期被视为推进世界实现金融和政治整合的互联网现在却无可避免地分裂为两个完全不同的区域。
Kalanick极具竞争意识和野心,他知晓美国科技企业进军中国的种种风险,却依然决心跨越中国与其他地区之间的那条鸿沟,并将此作为羽翼未丰的Uber的关键使命。Kalanick计划在中国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以找出美国科技企业在华成功经营的秘诀。这个目标包裹着崇高的外衣,内核却蕴含巨大的商业机遇:亚马逊的市值为3650亿美元,而阿里巴巴为2000亿美元。移动出行服务的市场潜力巨大,极有可能孕育出类似上述二者的企业巨头。即使市场不大,独占中国市场也是一门好生意。
事实证明,Kalanick的想法只是镜花水月。Uber8月1日发出声明,称将把其在中国大陆的全部运营业务出售给竞争对手滴滴出行,将中国移动出行市场让给这个土生土长的行业宠儿。这个决定无疑加剧了新兴全球化局面——中美互联网冷战格局的形成。
 
来自全球的企业家有两种选择,在中国或者世界其他地区获得成功。你可以是阿里巴巴或亚马逊,也可以是滴滴出行或Uber,但不能二者兼备。考虑到中国市场的崛起之势,以及美国科技公司在其他地区日益紧张的关系,这两者之间的鸿沟将成为决定全球科技创新形态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那么,应当如何结束这场战争呢?就某些方面而言,普通居民的日常生活是受益于这两类互联网巨头的市场竞争的。近年来,中国及美国科技巨头公司分别在印度、中东、非洲及南美洲部分地区等新兴市场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进行当地电子商务、社交网络、拼车服务和其他市场的开拓。
中国投资顾问Duncan Clark在其著作《阿里巴巴:马云的商业帝国》中指出:亚马逊和阿里巴巴互为补充。“亚马逊加大了自有品牌的产品份额,代理宝洁和其他知名品牌的产品,并把触手伸向了物流、航运和其他领域。”Clark说,“但是阿里巴巴自身并没有货源和库存,而是一个为卖家服务的销售场所。所以也有争议认为阿里巴巴可以作为全球店面为亚马逊服务。”
但优步中国和滴滴出行则不同, 二者合并后,Uber占有18%股份的联合公司完全成为了中国移动出行市场的垄断者。这次案例之后,相信很多巨头也会采取妥协政策,就像19世纪“大博弈”中争夺中亚控制权的大英帝国和沙皇俄国一样,割让部分地区业务,务实地划分出明确的业务范围。
 
“这类似于雅尔塔会议。” Clark说。雅尔塔会议是指美、英、苏三国在1945年举行的一次首脑会议,其确定了二战后地缘政治的秩序。
尽管如此,竞争者之间的攻守都是相对和平与安全的。Uber虽然选择撤退,得到的筹码却比之前一系列彻底失败的美国科技企业要好得多。这些企业,有的受制于显而易见的政治原因:如以传播信息为主的谷歌、facebook和Twitter,基本上一开始就受到中国严格审查制度的阻碍;其他的企业如亚马逊和eBay,则是没有意识到中国的特殊国情,尤其是“人情社会”的重要性而失败。
所有的美国科技公司中,苹果公司在中国取得的成功最显著,2015年其25%的销售额都来自于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但最近几个月,苹果也触碰到了政治敏感区域。
 “在中国做生意,随时会面临失势的情况。你总是不停地栽跟头、再爬起来。或许还没来得及掸落身上的灰尘,又掉进另外一个坑里。” 总部位于北京的迈博瑞咨询顾问公司总经理Mark Natkin说。
Uber显然吸收了一系列前车之鉴,其不仅在中国设立“优步中国“独立子公司,启用中国顶尖人才,接受包括百度在内的中国本土公司投资。同时,注重与政府积极打好公共关系,以获取良好的市场资源。
据内部人士透露,Kalanick私人参与了中国市场方面的投资。过去一年半中,他前后八次造访中国,俨然已成为中国媒体镜头下的科技之星。
在公共场合,Kalanick坚持声称,他一直为在中国市场取得全面胜利而努力。因为他知道,只有全力以赴夺取市场优势,才能使移动出行从一个新兴服务变成中国未来基础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即便最终未能如愿,这个市场的巨大体量也是他在前期投资中无法放弃的。
科技通讯杂志《Stratechery》的作者,台湾知名分析师BenThompson称,“中国移动出行市场比起全球其他市场的体量之和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顺利占得中国市场,势必让Uber锦上添花。”
如今,这朵花更加明艳动人。Uber在中国市场陆续投入的20亿美元,在当前的联合公司已经升值为70亿美元。如果滴滴出行真的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科技公司, Uber在中国的收益更会呈几何倍增长,推动其朝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方向迈出大步。同时,从中国撤离也为Uber开拓其他地区的市场腾出更多空间——印度和印尼市场对Uber来说都是一块“肥肉”。它还可以将更多精力投入核心科技的开发中,如数据映射和无人驾驶汽车。
 
即便如此,Uber的“中国式拓展“也只能是个特例,不能为其他美国科技巨头所效仿。
Thompson先生表示:“在中国移动出行市场体量大,尚有开发空间,这样的市场契机可遇不可求;但对于其他行业来讲,贸然进军中国市场势必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优匙全球眼所刊文章皆为原创编译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优匙云智库为用户提供最新的潮品指南、产品运营策略、跨境电商行业洞察,实现每个人都能开启低门槛的跨境电商事业。

上一篇:从市场“置换者”向“颠覆者”转变 下一篇:缤纷海滩单品,一秒美翻夏日